李魏:小心家族门口的“野蛮人”—宝万之争给家族财富保护带来的警示

在宝能举牌万科股票之前,万科是和谐的,王石是幸福的!

直到被称为“野蛮人”的宝能站在了门口,万科懵了,王石慌了。瞎出主意的有、看热闹的有、冷嘲热讽的有,但均于事无补,唯将一度成为神话的万科和王石放在火上炙烤,几欲沦为笑话。这不是万科和王石想看到的,悔不该当初没有早作规划。

很多成功的企业家和富裕家族,坐拥大量家族财富,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夫妻恩爱、父慈子孝,幸福指数并不比之前的万科和王石低。很多人可能没有想到,家族也会遇到“野蛮人”的侵略,而且比资本市场的“野蛮人”厉害百倍。

资本市场的“野蛮人”要想达到目的,毕竟要支付足够的成本和对价,不是轻易可以为之。而家族门口的“野蛮人”可能不用支付任何成本,就能轻松获利一夜暴富,或者让对方庞大家业任其宰割。下面就让我们认识几位神通广大的家族门口的“野蛮人”!

家族门口的“野蛮人”之一:债务

家族企业发展需要融资、引进风投需要对赌、亲朋借贷需要担保、侵权意外需要赔偿,每一种行为的失控都可能产生巨额债务,有些债务甚至远远超出家族的承受能力。如果我们不主动按期向债权人进行清偿,债权人就有可能向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法院查封冻结我们的全部财产,最后通过强制划转或拍卖变现的方式向其清偿债务,导致我们的家族财富化为乌有,甚至连家人妻小的正常生活都受到影响。

刘总是位成功的企业家,对父母孝顺,对家庭负责,妻子是全职太太,儿子上贵族寄宿学校。为了和父母相互照应,又不影响彼此生活,刘总一下斥资数千万元买了相邻的两栋别墅,一栋父母居住,一栋自己居住。

刘总的公司发展也很顺利,券商早已进场辅导准备冲IPO,风投也已经引入第二轮,因要扩大规模,还需要进行大笔融资,当然,融资是需要刘总个人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的。不过不用担心,只要上市成功,原始股票一变现,刘总的身家至少要翻十倍,这些债务不是问题。

计划赶不上变化,由于国家政策调整,公司IPO计划实现的日子遥遥无期,所有资金已经花完,新的融资迟迟不能到位,风投要求溢价退出,刘总只好宣布IPO计划失败。作为担保人,刘总名下的所有资产都要用来清偿债务,但还远远不够,刘总一夜之间从之前人人羡慕的成功企业家变成了失败者。

由于没有提前进行风险规划,刘总及妻子所有的财产均被冻结,不仅别墅被拍卖还债,连儿子也因欠交高额的学费而被迫转学。刘总面对父母和孩子失望的眼神,忍不住哭了。

债务“野蛮人”背景最为复杂,实力也最强大,多少曾经富甲一方的企业巨头,因为债务而留落街头,甚至妻离子散,跳楼自杀。负债前,如何扎好篱笆?

家族门口的“野蛮人”之二:婚变

子女婚变易导致家族财富外流,让父母非常担心,也是很多家族不得不面对的“野蛮人”。

江苏常州有一位吴姓老板,拥有数十亿资产,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家庭美满幸福。儿子小吴大学毕业后就一直跟着吴老板经营企业,吴老板对小吴能力也很满意,家族很多财产都逐步转到小吴名下持有。小吴在一次出差途中认识了漂亮女孩莎莎,莎莎不仅长相甜美,性格活泼,还特别聪明,对企业管理也总能提出独特建议,小吴很快陷入爱河,一定要与莎莎结婚。吴老板偷偷找人一查,发现莎莎家境平平,坚决反对二人结婚,小吴因此一度要与吴老板断绝父子关系,与莎莎私奔。吴老板没办法,咨询了公司法律顾问后,要求小吴必须与莎莎办理婚前财产公证,约定小吴的婚前财产和婚后取得的财产都归小吴一方所有,将来假如离婚,财产与莎莎无关。没想到小吴和莎莎爽快地答应了,吴老板无话可说,只好同意二人的婚事。

结婚不到三年,小吴和莎莎因生活习惯问题,经常争吵,感情出现危机。在又一次严重的争吵后,小吴决定向法院起诉离婚,莎莎对离婚没有意见,但要求分走小吴名下一半的财产。律师在看完证据材料后,告诉吴老板,本案难以胜诉,建议调解处理。

在吴老板严厉询问下,小吴才说出了实情,原来,小吴为了证明对莎莎的真情,在当着吴老板的面办理了婚前财产公证后,二人又背着吴老板办了另一份婚前财产公证,约定不仅将来婚后取得的财产归二人共同所有,就连小吴婚前名下的财产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该公证一直保管在莎莎手里。

最后,小吴不得不与莎莎达成调解协议,小吴名下近一半的财产归了莎莎,这些财产占到吴老板家族所有财产的近三成,吴老板和小吴懊悔不已。

婚变“野蛮人”让整个家族都感受到了切肤之痛,如何既尊重子女对自由爱情的追求,又保障家族财富的安全不外流,已经让很多家族的父辈们开始头疼。


家族门口的“野蛮人”之三:继承

因为继承,造成亲人反目,对簿公堂;因为继承,明枪暗剑,痛下黑手;因为继承,庞大家业被迫拱手相送外姓。继承是每个富裕家族都不得不防的“野蛮人”。

香港华懋集团前董事会主席、亚洲女首富龚如心与风水师陈振聪的感情纠葛和世纪争产案受到很多人关注,但大家可能并不清楚龚如心是如何成为亚洲女首富的。

华懋本由温州商人王廷歆在香港设立,1965年,王廷歆淡出管理,把华懋转交5名子女,并由其子王德辉掌舵华懋,成为华懋的主人。

1968年,王德辉给父亲写下一份遗嘱,确认如果自己先行去世,名下绝大部分财产均归父亲王廷歆所有。王廷歆怀揣该份遗嘱开始安度晚年。1990年4月10日,王德辉不幸被绑架遇害,当王廷歆拿出遗嘱要求收回华懋时,他的儿媳龚如心却拿出王德辉在被绑架前十几天写的另一份遗嘱,内容为:如果王德辉去世,所有遗产均归龚如心所有,与其他人无关。

这起遗产纠纷案经过数年诉讼,终审法院最终认定两份遗嘱都为真实的,但因为龚如心持有的遗嘱形成时间在后,新遗嘱优于旧遗嘱,所以包括华懋在内的数百亿王氏财产均归了龚如心所有。龚如心因此一夜成为亚洲女首富,而创一代王廷歆却沦落为政府救济对象,每月领取一万元港币的生活费。

财富传承非常复杂,一招不慎,可能会导致整个家族财富改姓。


家族“野蛮人”之四:挥霍

父辈辛苦一生,积累了不菲的财富,就是想让自己的儿女甚至子孙后代都能享受到富足的生活,并在父辈打下的坚实基础上,取得更大的成就。但是,如果我们的子女后代没有控制和管理财富的能力,此时巨大的财富不仅不会给他们带来幸福,甚至会给他们带来灾难。挥霍是家族中因爱而生的“野蛮人”。

21世纪网报道:“浙江台州家族企业海翔药业创始人,罗煜竑之父罗邦鹏,花了40年,将一家乡镇企业经营成一个上市公司,但罗煜竑只花了不到4年,就将企业控制权拱手让人……。2004年4月,罗煜竑当选为海翔药业董事。2007年起,罗邦鹏逐步退居幕后,罗煜竑在2008年9月-2009年12月期间担任公司总经理,2009年4月当选为董事长。2010年9月,罗邦鹏将其所持有的3480万股(占总股本的21.68%)海翔药业股份转让给罗煜竑,后者以24.67%的持股比例,成为海翔药业实际控制人。2014年5月8日,坊间传闻称,因嗜赌,罗煜竑欠债5亿元,不得已贱卖其持有的海翔药业全部股权(占比18.31%)套现3.8亿元,用来偿还赌债。”

这个活生生的例子,让很多高净值人士担心,如何做到既要向后代传承来之不易的财富,又要防范他们肆意挥霍,确保家族财富安全?

除上述之外,家族门口的“野蛮人”还有很多,比如兄弟争产、比如重大变故、比如遗产税等等,每个“野蛮人”的出现,都可能让我们的家族财富严重缩水,家族发展严重受挫,甚至家族成员受到人身安全威胁。作为家族的当家人,您是否准备好了,是提前做好安全规划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在家族门口的“野蛮人”?还是象万科和王石一样,直到“野蛮人”进了门才慌忙应对呢?

对付家族门口“野蛮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法律规划,通过法律架构的有效搭建和守富传富法律工具的合理运用,可以轻松应对上述所有的“野蛮人”。传统常用的法律工具如婚前协议、股权架构、遗嘱,赠与、代持以及保险等,都是对抗“野蛮人”的有效武器,但杀伤力相对有限。要想彻底打败上述家族门口的“野蛮人”,家族信托将是不二选择。

首先,家族信托是个历史悠久的守富传富工具,发源于中世纪的英国,更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古埃及。真正的法律制度产生于16世纪,大蓬勃发展的话应该是最近一百多年的事,中国早在1840年就已有土地信托,1921年就有了集合信托;

其次,家族信托是富人标配,它是全球名门望族和富裕人群、成功人士普遍采用的私人财富保护传承工具,大家熟悉的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欧莱雅家族、诺贝尔家族、戴尔娜王妃,香港的李嘉诚、梅艳芳、沈殿霞,大陆的潘石屹、王菲、吴亚军等不计其数的名人都有自己的家族信托;

第三,家族信托是全球各国普遍推行的一项财产保护法律制度,除了美、英、法、德、澳、加、瑞、新等西方发达国家外,亚洲的日本、印度、韩国、新加坡以及中国的香港、台湾等地区,均有非常成熟和发达的家族信托法律制度。中国大陆早在2001年10月1日就有了《信托法》,这也是中国家族信托的基本法;

第四,家族信托不仅能够帮助我们控制现在的财富,还能控制我们将来的财富,不仅能够控制我们生前的财富,还能控制我们身后的财富。欧洲有一句谚语:信托就是坟墓中伸出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钱袋子。因为它能超越我们人类的生理和意志极限,即便死后也能牢牢控制住财富,而这是我们传统法律工具所无法做到的。同有限公司制度有异曲同工之妙,被称为人类最安全的保险柜。

就本文前面提到的家族门口的“野蛮人”,用以下一一对应的家族信托就可以轻松完胜。

一、投资保障家族信托

假如刘总在为公司借款融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之前,能够先行拿出一笔资金,委托律师成立一个投资保障家族信托,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银行作为托管方,受益人是孩子。

放入家族信托的资金和刘总的其他财产相隔离,与刘总将来对外的担保和负债也相隔离。在刘总因投资失利需要对外承担责任时,即便其和太太名下的所有财产都会被法院冻结和强制执行,但家族信托中的财产却受法律保护,不用拿来清偿债务,法院也无权执行家族信托中的财产。这些资金可以保障刘总的家庭生活和孩子成长需要,甚至还可以作为翻身的资本。同时信托资金在闲置期间还可以投资增值。

投资保障家族信托着重于避债性,能够有效消除债务“野蛮人”对家族成员生活的不利影响,这是其他法律工具难以做到的。

二、婚前财产隔离家族信托

假如吴老板当初与小吴通过婚前财产隔离家族信托方式进行财产保护,莎莎就无计可施了。

婚前财产隔离家族信托,小吴单方就可以完成,无需告知莎莎,也不需要莎莎签字确认,不影响双方感情。在该家族信托中,委托人是小吴,受托人是信托公司,受益人是小吴和小吴未来的子女,吴老板及律师担任监察人。如果小吴需要用钱可根据约定的规则申请提取,投资产生的收益全部归属于信托财产。

在小吴与莎莎离婚时,已经装入家族信托的财产和收益均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需进行财产分割,就算发生夫妻共同债务,家族信托中的财产也不用承担责任。在这个家族信托架构中,如没有征得吴老板和受托人等各方同意,小吴是没有办法因一时冲动私自变更信托条款,处分信托财产权益的。

婚前财产隔离家族信托着重于私密性、单方性和安全性,能够有效对抗婚变“野蛮人”,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钻石王老五及其父母的欢迎。

三、交班控制家族信托

假如当初王廷歆不是通过遗嘱方式而是通过设立一份交班控制家族信托方式提前交班,即将华懋等家族企业资产作为信托财产成立一份家族信托,受益人为儿子王德辉和其他家族成员,王德辉可以对家族企业经营管理,但只能在王廷歆身后及约定的条件成就时才能真正取得华懋的所有权,如王德辉发生意外,所有信托财产转回给王廷歆或其事先指定的其他受益人。但不影响王德辉对华懋的经营管理。

设立了交班控制家族信托后,没有王廷歆、受托人的同意,谁也无权变更或设立新的家族信托,更不可能象遗嘱那样,私自立一份新遗嘱就让旧遗嘱失效。确保家族企业的交班人也就是家族信托的委托人控制权万无一失!

李嘉诚就比王廷歆聪明,早早设立了复杂的家族信托来持有李氏庞大的家族财产,确保万一发生变故,家族信托的财产也安全无忧。

同样的信托安排也适用于防止子女挥霍。如果罗邦鹏当初并不是把海翔药业的股份直接转给罗煜竑,而是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一份家族信托进行保护型交班,罗煜竑对公司只有经营管理权,但没有股份的处分权,可能也就避免了后来无可挽回的落败。

我们无法杜绝家族门口“野蛮人”的出现,但通过提前进行家族信托等法律风险控制的安排,利用家族信托具有的保密财产、阻隔债务、合法节税、身后控制、防止挥霍、代际传承、防止争产、灵活可控等特殊功能,就能够使家族门口的“野蛮人”们知难而退,保证家族安全稳固,家族基业长青!

(文/李魏,米兰贝拉家族办公室家族信托首席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