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去世,200亿遗产和股权悬而未决,富豪家族怎样才能做到遗产传承不纠纷?

2013年12月,云南柏联集团总裁郝琳和12岁儿子在法国坠机身亡。郝琳遇难后,为继承股权和股东资格,90多岁的郝琳之父与儿媳妇(柏联集团法定代表人刘湘云)就遗产分割问题发生纠纷,双方对簿公堂。这一遗产纠纷案涉及约200亿元人民币。

除此之外,双方争议的焦点主要围绕着遗产范围、股东资格的确认等,而最大的争议点在于郝琳及儿子的死亡时间认定。

原告代理律师介绍,2013年12月20日,郝琳及12岁的儿子在法国坠机身亡。事发当天,郝琳儿子的遗体被发现,而郝琳的遗体则在2014年2月14日才被发现。经过DNA比对,法国的警方才确认了郝琳的死亡。

法国当地政府出具证明报告上确认郝琳的死亡时间为“2014年2月14日”,其后又补充了一句“死亡时间似乎可提前至2013年12月20日”。也就是说,坠机事件发生后,郝琳可能生还,也可能与其儿子同时死亡。郝某某表示认同法国政府出具的郝琳及其儿子的死亡时间,而被告方则认定两人是在同一天死亡。

法国警方和国内对于郝琳的死亡时间认定不一致,这就涉及郝琳之父的遗产继承顺序问题。

如果两人同时死亡,按照《继承法》规定,推定长辈先死亡,郝琳的遗产将会由儿子来继承一部分,儿子死后,又将由母亲刘湘云来继承。所以,刘湘云继承的遗产就将在自己继承份额的基础上加上儿子继承的部分。显然,郝琳及其儿子死亡的先后顺序不一样,继承的份额也不一样。因此,死亡时间成为了双方争议的焦点。

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到。人生最大的不确定性,就在于无法预知何时要离开。既然终有一天要去面对死亡,不如防患于未然,提前预备好,才能让“未来”更加从容。大的家业和错综复杂的家庭关系,更应当提前早做准备。

那么,像柏联这样的情况,能不能通过一定的规划加以避免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如果郝琳能够早一些通过规划财产传承,就会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亲人反目,走上法庭。

目前,众多的高净值家族在财富保护与传承规划中,会结合众多的法律工具,例如指定赠与、家族信托、婚姻协议、税务筹划、境外上市、国籍身份安排、全球资产配置、家族传承基金、慈善信托、家族委员会、遗嘱、人寿保险、民事委托、代持等等。

今天,我们就来详细说一说遗嘱、保险、家族信托这三大工具在家族保护与传承中的特点。


遗 嘱

遗嘱的好处是:

第一,财产清单。突然发生意外时,钱存在哪家银行,各种财产在什么地方,子女并不清楚,容易导致财产下落不明,一份遗嘱可以防止子女找不到财产。

第二,定向传承。将财产分配写清楚,财产给谁或不给谁由遗嘱说了算,依据明确,不但防止继承人之间起纠纷,而且专业遗嘱还可以防止子女离婚时遗产遭分割。

第三,定纷止争。将财产分配写清楚,虽然无法制止部分继承人起诉,但比起没有遗嘱而言,因为明确了财产权利,有利于和谐解决纠纷。

第四,简化手续。专业规范的遗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简化未来办理继承的繁琐手续,但不专业的、不规范的、不是权威部门办理的遗嘱,则起不到这样的效果。

当然,作为最传统的规划工具,遗嘱亦具有明显的缺陷,主要体现在:

一是遗嘱的效力容易受到挑战,无论是香港华懋的世纪遗产案,还是国画大师许麟庐家族争产案,其中都有遗嘱效力的问题牵涉其中;

二是即便按照遗嘱来继承财产,在实际操作中依然面临很多的困难。比如对于不动产的继承,与办理继承权公证,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三是遗嘱继承无法规避被继承人生前的债务。这一点《继承法》有明确的规定。

四是遗嘱继承之后,无法约束继承人的行为,比如继承人可能会因继承大笔遗产而不务正业、挥霍无度,甚至沾染诸如赌博、吸毒等恶习。

所以,利用遗嘱来进行身后事的安排,具有一定的价值。如果郝总能够事先订立好遗嘱,明确自己财产的分配,也许,有些纠纷就能够避免。

然而不幸的是,不仅郝总,大部分中国人并不习惯或者并不愿意订立遗嘱,与其说心存意外不会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侥幸心理,不如说大部分人都没有勇气直面生与死。

即便有部分人订立了合法有效的遗嘱,但这还远远不够,还不足以让家族财富的传承高枕无忧。


保 险

保险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财富管理工具,在国内外都有着其重要的地位,相比遗嘱而言,其既不太容易受到来自继承者们的挑战,也能规避繁琐的继承手续,还能够利用保险自身的优势,达到扩大家族财富、建立与生命等长的现金流的目的。主要有:


1. 指定受益人,法律关系明确,避免纠纷。

遗产纠纷产生的主要原因在于遗产谁来继承以及继承的份额。一旦运用保险实现资产传承的话,就可以从根源上扼杀这些纠纷。因为受益人可以指定,保额也是被继承人事先确定的,所有的法律关系非常明确,不会产生纠纷。

2. 创造一笔巨额现金,实现财富平均传承给继承人。

当被继承人的财产是一个无法分割的载体,比如房子或者公司,而继承人有好几个的情况下,被继承人可以把房子和公司给有能力管理者,然后再买几份价值和房子或公司相当的保险,指定给其他机构和继承人,这样就能实现公平传承。

3. 法律保护受益人获取人身保险理赔金,具备避债功能。

一旦被继承人所投保的保险指定了受益人,被继承人死亡后,保险理赔金由受益人领取,受法律保护,理赔金将不列入被继承人的遗产范围,不会用于被继承人的债务清偿或者赔偿;如果被继承人投保的保单没有指定受益人,那么理赔金将列入遗产范围,可用于被继承人的债务清偿或赔偿。

4. 确保财富安全传承给指定受益人,合理避税。

目前,中国还没有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但从社会发展趋势以及国家消除贫富差距的需求来看,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只是时间问题。2013年9月,征收遗产税被写入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草稿,同时《新版遗产税暂行条例(草案)》规定:遗产税征收方法是,对应纳税遗产净额不超过80万的,税率为0;80万-200万、200万-500万、500万-1000万以及超过1000万的适用税率分别为20%、30%、40%、50%,对应的速算扣除数分别为5万、25万、75万、175万,遗产税计算公式为“应纳税遗产净额×适用税率-速算扣除数”。同时规定:不计入遗产税总额的遗产:人寿保险理赔金等。

5. 实现家庭和企业财务安全隔离,顺利传承。

家庭财务与企业财务不分家的模式,在目前中国的中小型私营企业中很普遍,企业主常常把自己所有的身家投入到企业经营,和企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这种模式有相当大的潜在风险,比如企业经营不当、三角债、甚至破产……都会连带影响家庭财务影响家庭生活,有违创业的初衷——为自己为家人创造一个优质生活。保险可以为家庭财务和企业财务间建立一个防火墙,即便企业经营失败,也可以为自己和家人留一个温馨的家,一张可以睡得安稳的床,一笔可以让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学费。在资产传承规划中,更应该把这道防火墙建立起来,若不然,一旦发生企业经营风险,传承下去的可能就不是资产,而是负债了。

6. 实现对资产的控制,有效规避继承风险和婚姻风险。

如果被继承人提前把资产控制权交出去,就可能会发生继承风险和婚姻风险,稀释财富,发生违背被继承人心愿的事。例如,某女士所创造的财富,因为提前交给女儿,结果变成女儿的遗产,自己无法拿回全部。若是运用保险传承资产,一旦继承人发生风险,被继承人可以变更受益人,也不会因为继承人婚姻发生变化而稀释财产,因为保险理赔金只给指定的受益人。另外,当一张保单有几个受益人时,被继承人(投保人)可以随时调整每个受益人的受益比例。


但保险也有一些做不到的地方:

一是保险只能对金融资产进行规划,而对于非金融资产如不动产、股权等却无能为力,而这些资产,对于部分家庭而言,才是核心资产。当我们没有纳入家庭核心资产的时候,再好的规划,都显得苍白无力。

二是如果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不是同一个人,当投保人先于被保险人身故时,保险的现金价值可能会被要求进行分割。所以,在通过保险的方式做传承规划时,一定要设计合理的保险法律架构。

三是与遗嘱一样,无法完全的约束继承人的行为和习惯,虽然目前有部分保险产品具有一些个性化的领取条款设置,但若受益人提起诉讼时,依然难以做到有效的保全。

综上,保险在做财富规划时,具有一些遗嘱没有的优势,但也有一些不足,为了尽量减少家族纠纷,就需要引进一些新型的财富管理工具----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是信托机构受个人或家族委托,代为管理、处置家庭财产的一种财产管理方式。与遗嘱和保险相比,家族信托的适应性更强,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1. 家族信托的持续性较强

在客户生前,遗嘱是不发生效果的,但是家族信托和保险是生前有效的。在客户亡故初期,遗嘱、保险和家族信托都会发生作用,但是遗嘱和保险没有很好的持续性,只有家族信托能够在客户亡故若干年后,依然可以执行客户的财富传承意愿。

2. 家族信托更适应企业传承需求

在企业传承过程中,焦点问题一般集中在企业所有权和管理权的安排,以及如何避免传承中的纠纷等方面。

对于所有权的安排,遗嘱和家族信托都可以实现;对于管理权的安排,遗嘱可以完全实现,家族信托可以通过给予股权或者确立股权激励方案等间接方式实现;对于纠纷的避免,保险和家族信托都是不错的选择,遗嘱有时则可能成为一把开启潘多拉魔盒的钥匙。

3. 家族信托可以契合财富传承的多元内容

常见的财富传承标的包括现金、保险金、房产、股权和其他实物资产等。以上全部标的都可以通过遗嘱被传承,在中国尚未建立赠与税和继承税制度的前提下,遗嘱具有很好的资产适应性。

保险目前只能实现现金和保险金的传承。而家族信托可以实现各类标的资产的被传承,一旦我国推出赠与税和继承税,家族信托的适应性优势将更加明显。

4. 家族信托能够较好地应对复杂家族因素

如在应对移民产生的税务和境外资产配置问题方面,家族信托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当然在实施过程中将可能涉及到境外家族信托的运用。

在应对家族隐性成员问题时,遗嘱和家族信托都可以实现将财富传承分配给非正式的家族成员,不过遗嘱无法实现保密的安排,家族信托则可以在相对隐蔽的情况下,将财富传承给家族隐性成员。

不同客户,不同阶段,可以使用不同的法律工具。米兰贝拉家族办公室的资深专家应用家族信托、家族传承基金、遗嘱、保险等主要家族保护与传承的工具,再辅以多种法律工具,一对一量身订制个性化的服务方案,打造家族滴水不漏的传承体系。

作者:Lily 文章来源:她财经(Herfinance)

预约首席专家一对一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