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名人案例 | 家族信托为什么可以作为顶层财富工具?

家族信托是围绕着高净值和超高净值客户服务、保障其财富稳定性的一种金融模式,大家族甚至会建立家族办公室来管理财富。不同于普通的信托或基金,家族信托除投资理财还承担着应对离婚、死亡等市场以外的不确定因素,同时更注重财富的长期稳定,往往持续上百年,经历数代人。

2018年3月16日驰骋商场70年的李嘉诚宣布退休,而家族信托正是李嘉诚在财富传承中使用的顶层工具。曾利用家族信托,设计一套复杂的模式保证家族成员的资产稳定,以对4390亿港元的资产进行轻松调度。

早在1980年李嘉诚就设立了家族信托基金Li Ka-Shing Unity Holdings Limited(LKS Unity),控制了包括和记黄埔、长江基建、长江实业、电能实业、赫斯基能源等22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可以说,李嘉诚将大部分的财富都放在这家信托基金下面,这家信托基金也是李嘉诚家族财富的终极所在。

从全球最顶尖的家族传承安排来看,这样的安排具有规划全面、结构完善、工具应用多元化的特点。

其中,整个结构的基础框架往往是由信托承担的,在具体实施层面,信托也被广泛、多方式的运用。家族信托具有以下作用:


第一,风险隔离

由于信托资产在法律上具有独立性,家族信托合法设立后,委托人如果因企业经营问题等面临破产清算,其信托资产可受到保护,不纳入清算范围。此外由于家族信托指定受益人和受益范围,因此委托人婚姻关系、家庭关系的变化也不会影响财富的完整传承。

以国美控股集团CEO杜鹃为例——谁曾想到,2008年的国美可谓命悬一线,董事长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三罪并罚,法院一审判决有期徒刑14年,罚金6亿元,没收财产2亿元。

当时,黄光裕背后的女人——杜鹃利用平日通过购买保险和信托产品积攒下来的家庭备用金,黄光裕被捕后三天,杜鹃拿出七千万化解了公司这一波经济危机,后期又陆续拿出一亿三千万,总共2个亿,带领国美重振旗鼓。

原来,早些年杜鹃和丈夫黄光裕有一个约定,黄光裕每年要拿出净利润的2%打入杜鹃的个人账户,杜鹃就用这部分钱买了信托和保险。没想到正是这笔钱在生死存亡间,拯救了国美的危机。化解了企业经济危机,避免大权旁落、公司股份被稀释的风险。


第二,基业永续

委托人将股权装入信托,并对与股权有关的权益和受益人权益做出明确安排,可以实现企业所有权、管理权和受益权的有效分离,也能够根据子女接班意愿及能力进行差异化的安排,同时避免在传承过程中家族股权稀释而最终丧失企业掌控力。

以龙光地产为例。2014年10月底,“90后”女孩纪凯婷因8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富豪榜,也让家族信托部分运作曝光于公众视野。

纪凯婷的父亲是龙光地产董事长纪海鹏,而正是纪凯婷通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股份,成为龙光地产第一大股东,并凭此成为最年轻的女富豪。

据龙光地产招股说明书信息显示,龙光地产控股于2010年5月14日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成立。而家族信托的部分,招股说明书中亦披露了部分细节。

2013年5月15日,纪凯婷通过在根西岛注册成立的信托公司Kei Family United Limited,成立了一项家族信托。2013年5月15日,该信托公司收购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的全部权益。信托公司是一家由Brock Nominees Limited及Tenby Nominees Limited各自拥有50%股权的公司,而其代表于根西岛注册成立的公司Credit Suisee Trust Limited(为家族信托的受托人)持有信托公司的股份。家族信托的受益人包括纪凯婷及其家庭成员(不包括纪凯婷的父亲纪海鹏)。而在招股说明书中,纪凯婷作出声明,尽管拥有本公司股权,但将集团所有重大事务最终控制权授予其父亲。

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两层构架,信托公司是第一层离岸公司的控股方,而子女是第二层离岸公司的股东,公司控制权仍在创始人手中。


第三,家财稳固

信托资产可以在全球实体和金融市场中进行配置,寻求广泛的投资机会,从而实现信托资产长期稳定增值的目的。此外,在部分海外市场,委托人去世前转移至信托内的财富并不被纳入遗产税的征收范围;股权、不动产转移至家族信托往往也会被视同“非交易性转移”,从而实现合理避税的功能。

以英国已故王妃戴安娜为例。1993年,32岁的戴安娜王妃立下遗嘱,若去世,遗产将交给信托管理人管理,两个儿子则作为受益人,平均享有信托收益。遗嘱还规定他们从25岁开始可以自由支配一半的收益,30岁开始可以自由支配一半的本金。1997年戴安娜王妃因车祸去世后,信托基金立即成立,当时基金总额为1296.6万英镑,而10年后大儿子威廉年满25周岁时,该信托的收益就已经达到1000万英镑。

在西方家族企业中,家族信托的运用比比皆是。美国首富比尔盖茨早在2000年就设立了比尔及梅琳达盖茨信托基金会,并陆续将其与妻子名下的资产转入该信托基金。此外,洛克菲勒家族、肯尼迪家族、班克罗夫特家族等全球资产大亨都通过信托的方式来管理家族财产,以此来保障子孙的收益及对资产的集中管理。

业内人士指出,这些家族往往家族成员众多,关系错综复杂,一家之主在世之时,往往会将家族财产分配情况通过信托的方式传承给家族成员,以免在去世后家族成员产生财产官司或财产挥霍的情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税务筹划和利益平衡。


第四,个性化传承

家族信托可以根据委托人的要求灵活设置各种条款,如设立期限、资产分配方式、突发情况时的财产处置等,并可根据事先约定在信托存续期内进行调整。同时,委托人还可以在信托条款中明确规定受益人获取收益的条件,附加对后代的约束条款,可以有效避免“败家子”的出现,实现对继承人的教育和约束,以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双重传递。

以乔布斯为例,乔布斯的遗孀劳伦娜由于掌管高达170亿美元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全世界最富有女性第六,成为全世界最富有的50人之一,才使乔布斯的家庭及财富水平再次成为公众焦点。乔布斯逝世后期遗产分配涉及到养父母、妻女、私生女等复杂关系,家族信托在委托人亡故或者离婚等事件上体现的资产保障作用尤为显著,因此乔布斯的遗产并没有发生分配方面的纠纷,这也是因为乔布斯通过遗嘱信托完整地通过自己的意志实现了遗产的分配。

文章参考来源:家族企业杂志、自由财富、投资与理财等